《曾許諾》

“今世我做過最驕傲的事,是對你愛的承諾”
一本《曾許諾》道出大荒時期的絕美愛戀……

我從不怎麼寫讀後感,因為讀後感太難寫
一是要跟著作者的思路走,平平無奇,毫無自己的特色
二是我向來喜優美語段,字字珠璣自然好,但是有意境的更無法媲美。
然而,桐華的《曾許諾》和《曾許諾 — 殤》卻給了我不一樣的震撼。

之前也曾翻過山海經,因此對這類上古神話的故事特別感興趣
剛好是《步步驚心》的作者所寫,所以就很不客氣的買下去了。

這本書的主角是蚩尤,看過神話的也知道蚩尤最後的結局
我知道這本書絕對是悲劇,看過步步驚心已經讓我了解到桐華虐心的功力
即使如此,我還是買了。

於是,我幾乎是從頭到尾都看到近乎呼吸困難……….

故事很淒美,一對對相愛的、相戀的,過程看似美好,結局卻註定那麼的悲慘。
有人說,看桐華的書就註定被虐,剛開始,我並不以為然,後來,我知道了。看到最後,眼眶也會澀,喉嚨也會哽咽,不因別的,只因桐華步步為營,讓人不得不感性。

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蚩尤死後,化作一片桃林,只為一句承諾。他曾答應過阿珩,“今生今世,永無第三次。”所以,縱他死後,也要陪著他的傻阿珩,直至天荒地老……

“思念猶如毒草,日日啃噬著我,痛苦猶如利刃,夜夜切割著我。
灼灼桃花盛開時,我的思念和痛苦無處可去,所以——
我卷起了漫天狂風、漫天黃沙,只是為了聽一次你的心跳。
咚咚、咚咚、咚咚……”

蚩尤死後,阿珩……死後的珍惜或許沒用,但是,一片癡情,青山不老,卻為君白頭。

他們的相遇,是阿珩挽留了他,結果卻是一輩子,她佔據了蚩尤幾千年的唯一的一顆心。如果還有一次相遇,阿珩不知道會不會再去挽住蚩尤的臂膀,問:“公子,請問博父國怎麼走。”縱使她知道,在她面前的就是博父國了。阿珩不知道該不該問,我或許知道。若還有一次,她還會問,因為他是蚩尤,是她一輩子的承諾。她可以放棄她的軒轅王姬不做,放棄她的高辛王妃不做,他也可以放棄他的神農督國大將軍不做,只為她是他的傻阿珩,他是她的蚩尤。

“行經丘商,桃花灼灼,爛漫兩岸,有女漿衣溪邊,我又想起了你。”蚩尤給西陵珩的第一封在文中公開的文書。句子不美,但卻意味深長。一個“又”字,用的恰到好處。為什麼是“又”,因為很想,一直都在想,所以說是又想起了你。

從本書一開始蚩尤就是滑頭無賴,後來漸漸刻畫出他的強大和深沉,接著是他的恣意任性和大無畏懼,再來才是他的一往情深和痴心。

結合了殘暴、力量和嗜血等一切惡名,卻能自然地流露出真心,捨命遵守諾言。

全書其中一個讓我最感動的地方,是蚩尤本是和阿珩敵對的陣營,為了與她的承諾,不顧眾人鄙棄的目光義無反顧地站在她前方。

像這一段,狂得不能再狂,簡直是瘋了。

幾百年來的打打殺殺,從野獸到魔頭,他的信念依舊不變,恪守與炎帝的承諾、遵守與阿珩的承諾,並且拚命去實現。

每個人都抱著決心,站在自己不想站,卻必須要站的崗位上,但蚩尤做到了他所能盡的一切,他要幫神農,也要幫阿珩。

節錄:

蚩尤斂了笑意,對神農族的士兵說:“我和榆罔有過盟誓,只要榆罔不失信,我永不背叛他,自然也就永不會背叛他的子民。可是,我還是個男人,曾對這個軒轅族的女人承諾過不管任何危難都會保護她。”他指向阿珩,山上山下的士兵都看向穿著鎧甲的阿珩,這才發現是個女子。

“我不會對她失信,所以我今天必須站在這裡,和她同生共死。你們都是神農族最勇敢的漢子,想想你們的女人,肯定能理解一個男人對心愛女人的承諾!”。

蚩尤的手掌放在了心口,對他們行禮。所有人都不說話,寂靜像山一般沉重,壓在所有人的心口。祝融冷哼,“我不知道你怎麼能既忠於神農,又忠於軒轅,一個人又不能一剖兩半!”

蚩尤攤開手掌,掌中有九枚紫色的細長釘子,“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。”

祝融臉色變了變,“九星鎖靈釘。”這是三世炎後召集天下名匠所鑄,因為炎帝得了一種怪病,靈力亂行,身體痙攣,炎後精通醫術,為了緩解炎帝的痛苦,鑄造了九星鎖靈釘,將釘子釘入穴位就可以封鎖住靈力運行。可是長釘是用對神族靈力破壞極大的幾種藥物煉造,釘子入體之痛猶如被萬蟻所噬,非人所能忍受,據說三世炎帝只承受了四枚就忍無可忍,寧可日日被靈氣折磨,都不願再讓釘子被釘入身體。

蚩尤將一枚長釘對準自己咽喉下的天突穴,用力拍下,長釘入體,他臉色驟然發白。

胸部正中的中庭穴,又是用力拍下,長釘進入身體。。

神闕穴、環跳穴、膝陽關……。

蚩尤痛得冷汗涔涔,面容一會發青,一會發白,很多人都不忍心看,祝融卻目不轉睛地盯著。

到後來,蚩尤痛得已經站不起來,半跪在逍遙背上,強撐著把最後一枚長釘釘入了足底的金門穴,笑看著祝融,“一半屬於神農,一半屬於我自己。”。

祝融說:“我不會手下留情,若相逢,我會專攻擊你半邊沒有靈力的身子。”

蚩尤拱拱手,“我現在只是保護自己女人的男人,不是神農族的蚩尤,也絕不會對你留情。”

“就憑一半靈力,一半的身子?瘋子!”祝融不屑地哼了一聲,轉身而去。

蚩尤的守諾與癡心,不願背棄神農,也不想背棄阿珩。人不能分成兩半,他靠著毅力真的做到了,一半赤膽忠心給神農,一半只給他心愛的女子。

蚩尤這輩子真的很愛很愛阿珩,真的很愛,很愛……她就是他的唯一,永遠的唯一。

“如果你累了,就靠在我肩上休息,如果你害怕,就躲到我懷裡,讓我來保護你。”

“每年讓我見你一面。”

“我穿一輩子,你就來一輩子嗎?”

“我答應你,除了你,任何人都不能傷到我!”

“藤生樹死纏到死,藤死樹生死也纏!”

“你願意給我一顆真心嗎?”

“只要你願意真心對我,那就行了,世間所有的困難都會退卻!”

“我們到家了。”

這幾句是蚩尤對阿珩的承諾,同樣也是阿珩對蚩尤的承諾。

阿珩失憶後,蚩尤想盡一切方法,幫他的阿珩想方法恢復記憶,縱使阿珩已經不記得他……

“你不是要重新開始嗎?我們就重新開始!你若是魔,我就陪你一起化魔。”

“不管發生什麼,你都不用害怕,我永遠在你身後,誰若欺負了你,你叫一聲‘蚩尤’,我就立即沖上去,咬死他!”

“阿珩,我們又回家了。”

“我現在已經回來了,不管什麼困難,都交給我。”

蚩尤在阿珩不記得他的情況下依舊癡情依舊。
阿珩真的很幸福,很幸福。因為她愛的男人是蚩尤。
“藤生樹死纏到死,藤死樹生死也纏!”
阿珩對蚩尤的承諾。一輩子的承諾,永遠永遠……

真的,這本小說很好,很好。
28 Nov 2014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